給他們明天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作者:砥 柱

 社會服務,為充滿熱心之青年學生所願奉獻之工作。然而您所給予的,是否正是他們的需要?以下即轉載「中山醫學院慈光社學報」一文,作為從事育幼院輔導工作者的參考。

 有人說:「育幼院的孩子,沒有明天。」那是因為沒有父母在期待著他們的明天,他們也不知道「明天」為何物,所以,他們失去了明天,但是,他們真的沒有明天嗎?

 沒有父母,或者是雖有猶無,悲哀的,不是沒人照顧,而是不能享受屬於「」的那種永遠的支持。在短短十餘年(或未滿十年)人生歲月中,悲歡離合的滋味。早已嘗夠了,先是父母的離去,再就是教保老師的一再更換,週六、週日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人,又走了──他們才真正是「漂泊的靈魂」啊,他們需要的,是抓住一個「定」點,然而,可悲的是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需要。因為對「變動」的適應已經使他們麻痺了,不再對悲歡離合有什麼感受,來了,終歸會去,何必對「明天」抱什麼憧憬呢?

 他們的人生經驗是:命運扮重要的角色,你期盼的,不一定能得到,你努力的,不一定有收穫。當然,一般孩子也有同樣的經驗,然而,在失望之餘,心靈深處總有一線希望油然升起──他的「家」,不論是父母、祖父母、伯叔姑姨等,總是在支持他,在做他的後盾。

雖然,依道理說,不是永遠的,但是在意識裡,他覺得是永遠的,這就夠了──而他們呢?
即便真有人支持他,為他後盾,在意識裡,他的經驗總在提醒他:「那是不可能的。」他們何時可以「安心」地靠下去?

以這種心理為背景,教他們怎能不「今朝有酒今朝醉」?怎能不「今年歡笑復明年」,卻早把那「秋月春風」的錦繡年華「等閒度」過了呢?而偏偏,有人給他的,就只是這杯一朝之酒,就只是這稍縱即逝的歡笑。唉!酒後的惆悵,歡笑後的空虛落漠,誰來理會哪?

是我們─是我們該給他們這種支持,該做他們的後盾,證明給他看:他們不是被遺棄的一群。當然他們依舊懷疑,然而透過真誠的心意(不是言語),透過漫長的時間,他們不得不把舊經驗重新評估了。到這時,他漸漸相信了─相信了便好。他這才張開眼看努力的收穫,期盼的滿足,命運有時作弄人,然而,它不全是勝利的─許多事,是可以經由仔細的安排而成功的。一次成就,提高他一點信心,漸漸地,他可以試著為自己明天的歡笑預作規畫,尤其當「有人期待著我成就」時。

所以,發一個長遠心,不要突然地來,又忽然地走,在信賴和穩定當中,他們會調整自己的偏見,這期間,除了愛心的包容(不是縱容)外,還要耐心的等待。等待是您給他的明天,包容讓他有勇氣失敗了再來─也許,這對您也是個很重的負擔,很大的挑戰,但是,在這場耐力戰當中,您有沒有想到?您自己也跟著成熟了。

他們應該與普天下的孩子一般,安心地長大,不必迎合各方來訪者的口味,不必降格以求同情,他們雖然接受,同時也施與,他們承受失敗的打擊,同時也得到成功的鼓勵,他們不平衡的心靈平衡了──這就是他「明天」可以面對社會,行公平競爭的資本呀!

有朝一日,他們長大成人了,由於成長當中有人陪伴,他會充滿信心地去建立自己的明天,很可能,還把這份精神擴大,去幫助其他人建立他們的明天─那時,即便他已忘了您的姓名,又有何妨?您真正想要達到的目的─服務人群─不是已經達到了嗎?


          見富貴而生諂容最可恥  遇貧窮而作驕態賤莫甚


明倫月刊70年6月發行

│回首頁│
│回園地目錄│
     
  │回首頁│回分享園地目錄│  
     
│ 立案字號:台中市政府 府社工字第 0960148492號 │ 地址:台中市東區東英路303 號 │
│ 電話:04-22133300│ 傳真:04-22151177 │ 劃撥帳號:22645296│ 戶名:慈馨兒少之家 │